漆彤:UNCITRAL透明度公约生效意义重大

2017-10-23 16:22    发布人:管理员

透明度.png
      透明度问题,一向被认为是传统投资仲裁最需要改革的部分。
      2017年10月18日,联合国投资者与国家间基于条约仲裁透明度条约(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ransparency in Treaty-based Investor-StateArbitration)批准国达到三个,宣告公约正式生效。以下为作者此前编写的UNCITRAL透明度公约词条,对公约的机制与作用、与透明度规则的关系等进行了简要介绍,供读者参考。
      《联合国投资人与国家间基于条约仲裁透明度公约》,又称《毛里求斯透明度公约》(Mauritius Convention onTransparency),是由联合国贸易法委员会(UNCITRAL)起草制订的旨在扩大《贸易法委员会投资人与国家间基于条约仲裁透明度规则》(《透明度规则》)适用范围,提高国际投资仲裁透明度的国际条约。
      《公约》由联合国贸易法委员会四十七届大会于2014年7月9日审议通过,由联合国大会于2014年12月10通过,2015年3月17日在毛里求斯路易斯港开放供各国签署,随后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开放供签署。《公约》于第三份批准书、接受书、核准书或加入书交存之日起六个月后生效。截至2017年10月18日,该公约的签署国有22个,批准国达到3个(毛里求斯20150605、加拿大20161212、瑞士20170418),正式生效。
      脱胎于国际商事仲裁的国际投资仲裁,在仲裁规则和程序上也借鉴了商事仲裁的诸多特点,例如一裁终局、不公开审理、保守程序与实体秘密等。但是,与商事仲裁的私法性质相区别,国际投资仲裁因其一方当事人为主权国家,且多涉及到东道国的公共政策,如果仍然遵循仲裁保密性原则,对于受影响的东道国国民而言并不公平,作为利益相关方他们有权利了解仲裁信息。在过去三十年中,基于投资条约提起的仲裁数目迅速增长,国际投资仲裁的保密性受到越来越多的抨击,面临正当性的质疑。基于社会公共利益的考量,国际仲裁程序被要求赋予更大程度的公开透明,学者也普遍认为仲裁程序和裁决的公开将有助于仲裁机构的合法有效运行,由此国际投资仲裁机制透明度的改革被提上日程。
      成立于1966年的联合国贸易法委员会一直致力于各种国际商业规则的协调和现代化,在促进国际投资仲裁透明度改革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透明度规则》于2013年7月11日获得联合国贸易法委员会通过,2013年12月16日获得联合国大会决议通过,2014年4月1日正式生效。《透明度规则》是一套程序规则,规范如何向公众提供关于投资条约下所发生投资人与国家间仲裁的信息。该规则内容简短,仅 8 条内容,但却极大的提升了 UNCITRAL 仲裁规则中的透明度。《透明度规则》生效不久后, UNCITRAL又通过了《透明度公约》,主要是对《透明度规则》的适用做出进一步的规定。公约由 11 条组成,包括适用范围、《透明度规则》适用、保留事项以及对公约加入、批准、审核、保存、修正、退出等。
      根据规则第1条规定:对于2014年4月1日或之后缔结的条约而引起的争议,如果投资人与国家间仲裁是根据《贸易法委员会仲裁规则》启动的,则《透明度规则》予以适用,除非当事方另有约定;对于2014年4月1日之前缔结的条约而引起的争议,如果相关条约的缔约方或争议当事方同意适用《透明度规则》,则《透明度规则》予以适用。前者可称之为“选择退出(opt-out)模式”,即对于新条约的缔约方而言,除非另有约定否则在选择《贸易法委员会仲裁规则》下提起的仲裁应当适用《透明度规则》;后者可称之为“选择适用(opt-in)模式”,即对于旧条约的缔约方而言,除非当事方一致选择,否则《透明度规则》不自动适用于《贸易法委员会仲裁规则》下提起的仲裁。对于新条约适用“选择退出模式”,是因为当事方已充分注意到《透明度规则》是《贸易法委员会仲裁规则》的一部分;对于旧条约适用“选择适用模式”,是因为没有合理理由期望在2014年4月1日之前达成的投资条约内容包含该规则。
      在《透明度规则》的基础上,《透明度公约》就规则的适用作出了进一步的具体安排。根据《透明度公约》第2条的规定,对于《透明度规则》的适用分为双边适用、多边适用和单方面提议适用。与《透明度规则》不同,公约规定,在双边或多边适用情形下,《透明度规则》适用于任何投资者与国家间仲裁,无论该仲裁是否以《贸易法委员会仲裁规则》提起,只要争端的被申请人未对公约的第 3 条第 1 款的 a 项和 b项作保留声明。单方面提议适用情形下,只要被申请人没有就第 3 条第 1 款作出保留且申请人同意适用则《透明度规则》应得到适用。公约还规定了《透明度规则》若存在新旧版本时适用的规则,只要未对公约第 3 条第 2 款提出保留,则应适用《透明度规则》的最新版本。公约还对《透明度规则》的冲突适用问题做了调整,即《透明度规则》第 1 条第 7 款中关于该规则与条约发生冲突时条约优先的规定,不适用于公约第 2 条第 1 款下的投资人与国家间仲裁。公约还排除了申请人援用最惠国条款规避适用《透明度规则》的可能。从上述规定可以看出,公约旨在扩大《透明度规则》的适用。
      《透明度规则》是目前国际投资仲裁机制中透明度要求最高的规则,同时 UNCITRAL 又制定了《透明度公约》,进一步扩大《透明度规则》的适用范围,并以国际公约的形式将国际投资仲裁的透明度规则提升到了更高的层面,有助于建立公平高效解决国际投资争议的协调法律框架,提高透明度,加强问责制,促进善治。
      (作者:漆彤,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

分类: 中心研究

标签: none

© 2014-05 武汉大学海外投资法律研究中心 地址:中国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珞珈山 邮编:430072 由大超超开发维护